西坞记 新闻 > 首页 > 社会民生 > 社会百态 > 正文 >

66岁老人栖身快餐店找儿子:我只有他一个亲人

来源: 网络转载
导读:66岁的陈友生爹爹不是流浪汉。他有个27岁的独生子,他每月能领到1700元退休金。但在这十天里,他像流浪汉一样吃着别人剩下的食物,晚上则栖身于街头的24小时快餐店。

  66岁的陈友生爹爹不是流浪汉。他有个27岁的独生子,他每月能领到1700元退休金。但在这十天里,他像流浪汉一样吃着别人剩下的食物,晚上则栖身于街头的24小时快餐店。

  他是在寻找自己惟一的儿子,苦寻十日仍无结果,他依旧固执地守在快餐厅一角等待儿子的出现。

  面对众多热心的人,老人嘴里喃喃念叨:“我要找到他,我就他一个亲人了,我要他带我去看病……”

  苦苦寻儿的流浪老爹

  在武昌八一路的肯德基24小时餐厅里,66岁的陈友生老人蜷缩在一角的座位上。服务生说,老人已在这里栖身十多天。

  “儿子一个多月没回家了。”陈爹爹对记者说,自己是武汉人,与妻子离异多年后租住汉口常青花园,现在靠每月1700元的退休金生活。27岁的独子陈彪没固定工作,总不时回家找他要钱,使得他经济紧张,最近甚至连房租都没法支付。

  陈爹爹说自己背部长了肿瘤,近日疼痛不已。他很想去看病,更想儿子能陪着他去看病。于是,他退掉租住的房子,蹒跚街头踏上了寻子之路:“儿子说以前在武大门口附近当保安,现在不做了,但我想他还是会在这附近出现。”

  连日来,老人询问了许多熟人,他们都不知道儿子陈彪的踪影。身上的钱也用得所剩无几,老人只得蜗居在快餐店里度日。

  儿子不孝曾酗酒打人

  按照老人的说法,记者询问武汉大学保卫部,多位工作人员表示均没有听闻过陈彪此人。

  记者随后求助珞珈山派出所民警,有管段民警向记者透露,陈友生老人所说属实,儿子陈彪没固定职业,常年无业且经常酗酒。民警曾几次见陈彪流落街头,提议送去救助站却遭拒,“大冬天时,他睡在路上,我们还给他送过棉被。”

  记者将民警的说法转述给陈爹爹,陈友生喃喃说:“这些我都不知道。”他说儿子确实爱喝酒,还会醉醺醺地回家找他要钱,“如果不给他钱,他还会打我。”

  “再不好,他也是我的儿”

  住在肯德基快餐店的十天里,陈友生爹爹饿了就吃其他顾客吃剩的食物。吃完东西,他会从背包中拿出卫生纸,细心地把餐桌、地面都打扫干净。晚上,他就蜷缩在角落的椅子上睡觉。餐厅服务人员告诉记者,老人并没有影响其他顾客就餐,他们不会赶老人出去。

  陈爹爹告诉记者,这十天里,他常在武汉大学里碰到好心的学生,“有时候饿得受不了,我就到学生餐厅里,跟学生说一说我的情况,他们还会帮我买饭吃。”

  记者采访时,陈爹爹不时因为背部的疼痛而呻吟。记者建议他先去看看医生,或者投靠其他亲戚,等病痛缓解了再来找。陈友生却摇摇头:“儿子再不好,也是我的儿子,我就他一个亲人了,我只想让他带我去看病。”

相关阅读

//绑定文章Id